第二届教育治理与学校变革国际研讨会资料之一:菲利普·海林杰|教育领导与管理的科学图谱:对新兴地区1960-2018年间研究的文献计量述评

时间:2018-11-13浏览:37设置

菲利普·海林杰|教育领导与管理的科学图谱:

对新兴地区1960-2018年间研究的文献计量述评

  

  

菲利普·海林杰博士(Philip Hallinger),泰国玛希隆大学管理领导学院TSDF首席教授,在30多家国际期刊上发表200篇文章。2014, 他获得了罗纳德·坎贝尔教育管理研究与实践终身成就奖。

  

菲利普·海林杰:

  

今天我非常高兴来到这里!我在泰国居住。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一些比较新的观点。

我一直从事教师和校长相关方面的研究。在1978年,我申请了硕士学位,当时申请的是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教育学学位。在申请里,我描述了自己的一些兴趣。我想要了解校长在学校是如何凝聚人心?校长如何创造一个有利的条件,让学校里的老师能够更加有效地教学?这些是我的研究兴趣。非常有趣的是我当时申请的是教育管理系,但他们没有接受我,他们说我的主题跟教育管理没有关系。我被课程与教学系录取了,这是在1978年。

 

1979年,一个著名的学者写了一本关于城乡差距的书。当中的教学差距,主要在于教学领导力—校长领导力的关键领导力之一,这是我当时的论文主题。我今天告诉大家的是,在当时那个时代里,有很多国际的研究者将它用到了自己的教育研究当中。从1960年到1970年这十年期间,校长没有被认为是领导,而被认为是管理者。当我申请斯坦福大学的时候就发生了这样的情况。我攻读博士学位时就进入到教育管理系,那时候他们接受了我的申请。

30年之后的今天,教育管理领域里面发生了什么变化?从世界的地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教育领导与管理领域中大多数已发表的研究主要来自什么地方?谁在写这些文章?为什么他们要写?在写什么内容?为什么要写这样的主题?为什么这些主题是重要的主题?我将会在下面的演讲中陈述。

我用的研究方法叫做科学图谱(science mapping),我觉得这是非常新的文献综述方法。1990年我到亚洲工作。在泰国,在我作为Fulbright学者期间,我写了我在泰国工作的经验、在其他亚洲国家访学的经验。通过那段经验我感觉我的视野被打开了。在美国的时候,我发现很多研究文献来自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这些研究文献都是缺少语境的,都是假定他们的研究结果对其他国家有同样的作用。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语境、不同的场所会有不同的结果。他们认为可以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对于我来讲,当时亚洲学校的人和美国人完全不一样。我认为,对于很多教育者来说,我们必须和人一起工作,而人和人之间是非常不一样的。当你和不同的人一起工作的时候也是非常不一样的。很多学校里的系统、文化也是非常不一样的。马来西亚、香港的研究者和我一起写了一些文章,我们当时主要的观点是教育管理的研究应该关注一个国际文化领域,而不应该只是西方、美国或者英国的领域。

我主要通过科学图谱的研究方式对英文国际期刊进行了非常详细的文献综述研究。我主要关注政策、我们的实践及我们的理论。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英文国际期刊涌现了很多亚洲以及拉丁美洲的研究者。我把这些区域称之为“新兴地区”。我发现,我们领域的知识库的数量是在逐渐变化的,主题也是在不断进行变化的,地域来源也是不断变化的,并且地理变化非常明显。我对成员、内容的分类、他们研究的方法也进行了分析。我找到一千多篇来自新兴地区的文章。这些文章主要来自于21个核心教育期刊,基本上覆盖了所有的教育核心期刊。在这些核心期刊里面我找到了22361篇文章,而来自新兴地区的有1171篇。

我接下来向大家介绍核心的方法,主要是引文分析、共引分析。我们在这样的数据引擎里面,发现一些文章可能被很多文献引用。在某一个具体的数据引擎里面,我们经常会谈到共同的数据引用,比如说这篇文章有两个作者。在这样的参考文献里面,我们发现这两个核心期刊里面都有这样的两篇文章,因为这两篇文章都被共同的引用,可以看到有三篇文章被引用了,加在一起有三个出处。如果这两篇文章都不断地被别人一起引用,可能这两篇文章有很多相似之处,也可能这两个作者也有很多共同之处,我们有一些工作是重合的。在马来西亚一次会议,里面有很多意大利学者的文章。他们看到我的名牌,说:“你是菲利普·海林杰?”甚至把我认成了另外一个人。两个作者被共同引用的时候,他们的观点有很多相似点,大家应该能理解共同引用的意义在什么地方。

从图中我们发现英语国家,比如说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英国是绿色的,英美国家有很多研究文献的出现。1960年的时候,新兴地区是紫色的,研究文献数量基本上是0。这时候我们开始写了一篇文章,主要是分享我们认为这个领域需要国际化、地域化的研究。我们看到新兴地区有增长趋势。2015年有很多地区的研究数量开始上升,尤其是亚洲国家。很有趣的是,我们发现最近三年的研究当中,很多文献是在那21本期刊里面,其中来自新兴地区的文章占比42%。这个数据是惊人的,大概有一半的数量来自于新兴地区。我们可以想到在未来的研究里,在不远的将来,21本期刊里面来自亚洲的文献数量将会超过传统的欧美国家,当然也包括在座各位专家您们的研究成果。

 

两万多篇文章来自哪些地方呢?通过世界地图可以发现,中国有109篇,南非有320篇,中国香港有225篇,智利有44篇。

 

今天很抱歉,没有时间跟大家汇报我具体的研究方式。我们接下来看核心期刊的有趣发现。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ManagementJournal of Educational Administration是国际教育管理研究领域非常重要的两本期刊。这两本期刊发表了许多新兴地区学者的文章。新兴地区的学者们在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Management上发表了401篇文章,占比36%Journal of Educational Administration上有235篇来自新兴地区,占比 24%。但是,另一本引用率非常高的期刊—Educational Administration Quarterly (EAQ),来自新兴地区的研究只有43篇,占比4%EAQ对新兴地区的研究文献不是很感兴趣。这43篇文章中有16篇出自于我和另外一个以色列学者,主要是我们两的研究。我发觉新兴地区的研究者如果想要在EAQ上面发表是不太可能的。从智利、南美、伊朗到中国,都想要在EAQ上面发表文章,但是发现EAQ对这些国家的研究不是特别感兴趣,这是我们发表的梦想。

对于我来讲,我把我的研究结果发表在EAQ也是非常困难的。为什么?因为编辑者主要是美国的,他们不知道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也在读这些文章。这些文章形成了非常有趣的云图,蓝色主要是国际教育管理期刊,红色主要是美国教育期刊,绿色主要是管理与社会科学研究期刊。我们可以看到在这样的云图里,交集点上呈现了两种重要的期刊:Journal of Educational AdministrationEducational Administration Quarterly

 

引用量最高的学者来自哪里?来自香港和以色列。我在香港教育学院待过六年,我认为中国大学十年之内会产生很大的变化。引用量高的有我自己和Allan Walker,我们都属于亚洲学者。香港和以色列在这个领域里面投资很多,它们对于研究的文化、研究的能力方面投入了很多,所以这两个地区研究成果是最明显的。我们看到南非的作者也出现在了名单上面。我们采用了社交网络分析方法来梳理学者们的思想流派。我们可以看到主要有四种不同的观点、四种不同的领域和流派。绿色的主要是学校改进中的共享领导力,这一领域有Michael Fullan Andy Hargreaves等。这一领域的学者都不是来自于新兴地区,他们和一些新兴地区的研究者合作再去发表研究,所以这些人会比较重复的引用这些人的研究。红色领域有Tom SergiovanniKen Leithwood,他们主要是研究引领教师变革。我自己的领域主要是蓝色,关注校长领导力。黄色的是学校领导力的文化语境,主要是分布在亚洲的东部-东亚地区文化圈。这一领域的研究主要关注文化背景。对我自己来说属于蓝色区域,因为我大部分的职业生涯在美国。但我和黄色这个区域是非常接近的,我和东亚区域的研究者非常接近。这个云图里面的数量大小,也能够反映主要的数量及影响力。

这里我想强调一点,大家还记得我一开始跟大家说的,我在斯坦福大学,1974年他们不愿意接受我的教育管理学位申请,因为我想要学习领导力。30年之后所有的人,他们的领域都是在领导力上面。我们可以看到研究的变化,领导力研究重心的转变。但我还想和大家分享一下,在这样的主题上主要有哪些研究领域呢?我主要是深入到一些研究领域里,归纳出关健词。四个主要领域分别是:质量与问责、领导学校改进、领导力与发展、管理与治理。近期流行的话题有:转换式领导、教学领导力、分布式领导、学校改进、社会公正、课程改革。

 

我今天最后的总结是,大家可以看到,新兴地区的研究正逐渐开始成熟,每一年的发表量甚至超过欧美国家。知识的产生方面,东亚还是处于领先的地区。同一个区域里面,不同国家差异很大,很多国家甚至一点研究都没有。EAQ对于我们来讲,在学校领导力里面他们会被称为学校领导界的恐龙,但恐龙不能适应地球的变化,最后他们也会灭绝。如果他们不愿意改变,如果他们继续只有美国的观点、美国的视角,可能其他的学术期刊也会超过EAQ这样目前看来一流的期刊。

我们可以看到,有很多文献在新兴地区会越来越突出,如以色列国家对于心理的变化有很多的研究,学校领导力对于教师心理的影响,也会进入社会适应的领域里。如果我们看不同国家的比较,可以看到这样主题的研究主要是反映了政策的影响,还有实践的影响。在南非国家,因为南非有种族歧视,所以社会公平就会成为南非很关注的领域。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研究地域从传统主流欧美国家转向新兴国家,新兴国家逐渐开始兴起,逐渐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还有一点需要关注的是能力建设。文化敏感性非常重要。中国学者要培养对中国语境的敏感。既使是今天来说,很多研究不具备这样的文化敏锐性,所以在全球的知识库里,我们发现只有西方的背景,缺少东方的文化背景。我希望在十年之后新兴地区发展趋势可以延续,希望大家意识到这样的新兴地区的研究。

谢谢大家!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