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届教育治理与学校变革国际研讨会资料十一:张扬 | 教育治理概念下的学校撤并问题与地方高中发展现状

时间:2017-12-28浏览:186设置

张扬 | 教育治理概念下的学校撤并问题与地方高中发展现状



张扬:


大家好,很荣幸接受华东师范大学的邀请做发言。今天我的题目是探究教育治理概念下的学校撤并问题与地方高中发展现状。我主要是以日本北海道北部地区实地调查给大家做一个简短的分享。



今天大会的主题是探究上海的高端教育,怎么能获取PISA的好成绩,我觉得我的题目确实跟今天的大会主题稍微有点差异性。但我相信就像今天尹老师给我们做的分享,好的教育不仅仅要看高端的,还要看普通的。我们就看一下日本北海道北部,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想像的,贵州山区的学校是什么样子。我先跟大家说一下日本整个人口的背景。前四个国家是金砖四国:巴西、印度、中国、俄罗斯,其他是英国、美国、日本、芬兰、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日本的平均年龄是46.3岁,也就是说我比较年轻,我在平均年龄之下。中国平均年龄是37岁,到2030年日本平均年龄达到51.5岁,中国达到43岁。金砖四国中中国平均年龄是最高的。中国和日本有一个时间差,现在我跟大家分享,日本老龄化社会的学校是怎么在改革的。


日本少子高龄化社会向人口减少型社会的转变,这是什么意思?日本的平均年龄达到46岁的高龄化,其实这种问题的出现不是现在,而是20世纪80年代,已经出现了这个问题,当时认为是个别山区出现的问题,并不认为是社会问题,但这个问题受到关注是1995年左右,这成为一个全社会关注的话题,虽然当时日本关注这个话题,但他们比较保守,不像我们中国,去年出台了一个控制人口方面的政策,二胎政策。日本不会这样,非常的委婉。他们觉得可能我们会进入少子高龄化年龄,这个问题稍微有点严峻,他们在讨论这样的说法。但他们也不会鼓励让你多生孩子,因为这个是属于个人自由,民主自由国家,我可以选择不生育,既使国家一个人也没有,我也可以不生孩子,我作为一个女性我有权利选择。


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社会对这个认知比较晚呢?当他们认识到这个问题,到这个问题真正引起社会变化,有一个时间差。饱和的状态下由于惰性的原因会有这个状况,人口虽然在一段时间看不到人口减少,但随着惰性,他们确实会减少。2013年的数据,我们现在具体数据没有展现出来,但可以看一下大体人口的趋势。2005年日本人口比2004年减少了,2008年又涨了十几人的感觉,然后慢慢的开始减少,所以他们称之为“人口减少型社会”。在人口减少型社会出现什么问题呢?就是地区空洞化,如何留住年轻人,为其定居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这是非常关键的。学校教育在这个问题上特别突出,我们提教育治理,教育治理我们一直在推进,让社会、家长去参与到学校,参与到教育,我们鼓励他们这样做,我们是推动者,但在日本已经不是这个问题了。变成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看一下,社会和家长必须要参与到学校,如果不参与到学校当中,学校没有了,这个地区就要消亡了,他们是危机意识,这个是中国和在日本对于治理所谓不同的理解,虽然是同样的概念,英语也是同一个词,但主动性和意识上是有一定区别的。我们再看一下日本学界对于学校撤并问题有什么观点,主要的观点我做一个总结,还有其他更多的观点,但这是主流的观点。第一是反对学校撤并。反对学校撤并,大家又说,学校孩子少了,但是我们可以对每个孩子,人越少教育不是更好吗。第二个是促进学校和家长的合作,一个老师对30个孩子和一个老师对3个孩子教育肯定是不一样的。另外一个观点就是开展多样性合作,也是基于如果学校不撤并的时候,我们怎么和地区,怎么和家长合作。同时小学和初中,因为小学人少了,初中人也少了。本来一个小学100人,现在10个人,小学无法进行教育活动了,我们跟初中合作。我们在跟其他的小学一起合作,这种感觉。还有一个观点是怎么尝试加强跟学校的合作,这也是他们比较关注的一点。第三个就是他们在基于学校合作的观点之上,他们又有新的观点,就是说如何重新审视地方的教育政策。如何把教育政策和地区的振兴政策结合在一起,这也是他们在考虑和探讨的话题。这个过程中就体现了地方政府治理的能力,他们是如何看待和解决。


这个在场各位可能也有持不同意见的,比如这位老师说,你说反对学校撤并,你说学校里孩子少了,我们就可以对他进行好的教育,那不一定。既使是少子化,但班级不一定立刻就减少,可能是突发性的事件,我们也有可能做不到为每个孩子提供细致周到的教育。同样对于与外部合作,都老龄化,大家胳膊腿都不好用了,谁愿意跟学校合作。所以对于同样的问题也有不同的发声。在这样不同的观点之下,有其他的学者提出,我们日本和中国都是受儒家思想影响,要出人头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以前我们说要把孩子送出去,从偏僻的地区衣锦还乡,我们现在不仅仅是培养走出家乡的人才,更要培养建设家乡的人才,这也是新的思路。从理论层面上,怎么去验证推进学校在促进社区发展当中的作用,以及怎么探索社区与学校的合作模式。最重要的声音是和实践相结合,最终他们希望能促进日本整个教育制度的变革。包括刚才浜田博文教授说的提出校长七条,当然这个是学者的讨论,学者讨论最终能否促进日本整个教育制度的改革,还有待与考虑。


还有一个问题是,说到第三个观点涉及地方政策,日本有都道府县,在都道府县之下还设有市、乡、村,都道府县也就是省层面的政策,和市、乡、村政策和立场不同。日本学者不仅仅要关注省层面的动态,更多的是关注市、乡、村有什么样的立场。我们现在看一下北海道小规模的高中我做的简单的调查,目前只是做了初步调查。还不是很细致,简单向大家做一个整体的汇报。


这是日本的地图,日本和中国一衣带水,大家不仔细看地图也经常看到,北海道地区在最北边,跟我们的东北三省差不多,现在几乎天天下雪,温度不是很低。做一个宣传,观光圣地、旅游胜地,人口500多万,观光人次每年有2000万。也欢迎大家有时间到北海道转一转、玩一玩。东京在下面淡绿色的部分,从北海道札幌有直达上海的飞机,这是整个北海道的地图。我们看一下北海道面积,是83424平方千米,面积大概跟重庆市差不多。上海是多少呢?6200平方千米,是上海的十几倍那么大。人口呢?537万,重庆人口是2800多万,重庆跟北海道整体面积一样。可以想象北海道人口有多少稀疏。再提供一个信息,札幌是北海道的首府,札幌人口是190万,那么小的地方承担了北海道接近一半的人口,剩下的分布在广大的稀疏地区。北海道平均年龄比日本平均年龄要高。日本整体的平均年龄是46.3岁,北海道是48.3岁,老龄化更严重。人口出生率是1.27,现在日本平均人口出生率是1.42,共有284所高中,129006名高中生。


我调查的地区大家可以看一下,是在这里,属于北部山区。我们今年9月份做的调查,一共六所学校,这六所学校都是很普通的高中。刚才我跟大家开玩笑说贵州山区,大家会想特别贫困山区样子的学校,其实不是一样的。虽然地理位置非常偏僻,但是都是普通一样的标准建设的学校。


学校是什么样子呢?这个是六所学校,我给大家看一下简单的概览。首先看一下学校的教育目标,每个学校的教育目标和学校管理总体方针都是很有个性的,六所学校每所学校肯定都是不一样的。有的学校是注重学生的发展,有的学校是注重培养孩子的诚实精神,有的学校是珍惜生命,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特色,但他们在学校管理和学校教育目标上都体现了一点,比较注重和地区的融合和地区的共赢。也就是说学校发展同时,他们把跟地区的共生共赢都作为一个共同使命,所以他们不提教育治理,教育治理自然融合到学校管理经营当中,这就是普通的高中现状。


我跟大家展示三所高中,这就是他们学校教室走廊,第三幅图是他们的体育馆,很普通的高中体育馆。他们上课是什么样子呢?大家可以看一下一共几个孩子在上课,一个孩子,我当时听这个老师讲课,他就是特别对话型的,我听了一堂课,虽然没有太长时间但我很受感动。他们开三种与地区的合作的课程,比如说帮助农家收稻子,参加地区小企业的活动,帮助手工作坊工作,这个过程当中体验各种不同的职业。


这是另外一所高中美深高等学校,他们学校是非常棒,但没几个孩子,很遗憾。这个老师是一对一的上课,虽然是一对一,因为这个孩子想上大学,所以针对这个孩子的特殊需求有一位老师给他补习,这个是普通班,正常上课,也就三个孩子。


这所高中是一个美工学校,这是一个村立的高中,这是他们学生的作品,最后出现的图是向地区居民开放,展示他们学生手工作品的,一进学校前厅,所有地区的村民都可以自由参观,看孩子们做什么东西。这个是他们的高中宿舍,大家在用餐,孩子可以自己做饭。


由于时间的关系,具体根据一个学校跟大家说一下,包括在校学生以及毕业生的统计,这是他们建设的特色学校,他们在建设特色学校的理念是什么样子的?共有有六点,每一点里面有若干小项,学生的职业规划指导,以及地区怎么合作,还有其他的活动,他们都是纳入到特色学校的建设项目当中,具体一步步都做到实处。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撤并的问题,我跟他们校长进行了访谈,他们说这个学校一共58个孩子,前两年最近两年的招生是18人和14人,按照北海道的规定,如果连续三年招生不满20人,就有可能被纳入学校撤并的对象。所以说他们非常有危机感,他们就到其他的地方招生,为孩子们提供非常优越的条件。给孩子们提供教学金制度,如果考上大学,每年每个月给你2万日元,连续四年144万日元,换算人民币应该是不到10万人民币,数目不多,但那是一个村庄自己拿出钱,为了让孩子们到他那个地方上学。还有学校与教师配置的矛盾,还有年轻教师的专业、压力以及需要特殊照顾的学生开始增多的问题。


学校属于公共机构,需要追求效率,公共资源投入和产出的问题,我们把稀有的资源投入极个别的孩子身上,这种效率问题,我们需要考虑。另一个问题是说我们教育的目的,我们教育是为了什么,张天雪老师说是为了追求幸福,效率和幸福产生矛盾我们怎么解释?在取消撤并问题上,你是重视效率推进学校撤并,还是要针对这个地区建立不同的不以普遍型学校为前提的学校管理理论。这是一个思考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比如说我们如何调整分配教师发挥校长的领导能力,以及多大规模的学校才是容易管理或者不容易管理的,太小的学校是不容易管理。大家天天见面,这个老师做的不好,感觉到没法说了可能也是一个不利于管理的情况。还有教师压力的问题,现行教育制度下规模是否合理,以及作为必要条件,学校功能要保留什么。目前日本学界关于未来教育管理学界的课题,包括教师成长的问题,学校内部的忠诚领导的培养,以及有效任用的问题,职业能力开发问题,还有学校所需求的人才以及教师发生的变化,包括校长的职业专业能力,和教师专业能力标准,以及对课程构成要有什么影响,不同年龄层教师之间的对立。不同年龄层教师之间的对立国内没太听说,但在日本已经出现这个问题了,也就是说当极端的老龄化出现,一部分人在两极分化,年龄特别大的是需要福利,但年轻人要职业发展,你要为我职业发展投资。学校资源是有限的,特别是地方的学校,他们钱投到高龄还是年轻人身上?这时候会出现一个矛盾问题,可能国内没太讨论这个问题。


还有提到培养年轻教师的政治素养,这个政治素养不是我们所理解的爱国、爱家。日本现在不少年轻人不关注政治、不关注选举,不爱发声,不发出自己的声音。让他们更多的关注政治,让他们发出自己的声音,以去提高整个教育管理以及学校管理中自己的声音等。目前受到日本学界的关注。


谢谢!


发言人简介


北海道大学教育学部助理教授


图文来源:华东师大教管系微信公众号


返回原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