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届教育治理与学校变革国际研讨会资料十二:​弗朗•布鲁斯 |变革:流行语和效能

时间:2018-01-09浏览:112设置


弗朗•布鲁斯 |变革:流行语和效能


弗朗·布鲁斯(Frances·Bruce):


大家下午好!谢谢华东师范大学的邀请。今天下午听到很多不同的观点,我们可以稍微总结一下今天一天的讨论。我来自协和教育集团,但今天我不会分享协和教育的经验,而主要聚焦在变革和教育改革层面。我来自南非的好望角开普敦城市,在工作经历中我做过小学老师、小学督导,在我心里我认为我是老师,所以今天我主要以老师为中心展开论述。


今天的目的是敦促我们拥抱变化。对于我们21世纪的学习者来说,在认知和情感领域开展多元化的终身学习和领导力提升,需要通过结合学校效能的综合改革的高影响力实践。


这里有很多专业的术语,大家看到了这个术语里面用了互联网的工具,这个工具看起来很专业但确实没什么意义,我经常发现我们的政策制定者可能也就在做这样的事情。有些时候政策制定者会拿这些东西告诉我们老师,然后老师会告诉我们的学生。每个人都要明白我们的目标,这实际是我今天真正的目的,我今天的分享非常简单,我主要分享提高学校效能的五个路径。我也请大家不要忘记,是老师才能够让这些改变发生。



我想分享三个关键词:改变,要做不一样的事情。第二个是热词,这通常是技术性的词语或短语,或者说一个古怪的词或短语,让大家觉得很火热比较流行,但是对于外行可能不一定有多少含义。另一个关键词,就是我们的效率,就是达到结果。



我二战之后出生在英国,我的父母亲要养活七个孩子,战争让我的家庭成员分开,两个姐姐去了美国,两个哥哥去了英国,两个妹妹去了德国。我的父母亲参军,我在他们参军的地方进了一所学校,而我回到英国的时候,我去了英国的学校,家庭生活还是非常困难。所以我们当时去了南非,我在南非这个国家,完成了我的教育。我一共去了七所学校,甚至有一次还被放到了错误的年级。从这些我们可以看观测到学校的效率,很多时候我是要适应这种变化。我觉得这种教育是不够有效的,我当时也很年轻,除了这个原因我觉得我的生活还是非常有趣的,我生活的经验非常不同,我现在在中国已经工作了快十年,在中国的体验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在中国工作的经历以及环境的变迁等对于我来讲各种习惯开始变化,我更多的是拥抱这些变化,与此同时于我的生命生活而言我也喜欢一些稳定的东西。在我的体验里面,我觉得小孩子在安全环境里面他们的学习会更加有效,因为小孩子会更加清晰明朗他们的经历,能够与环境产生智慧的连结。


那么便产生一个疑问:这种变化会不会改变学校?我在各个学校待的时间都不长,我思考是否我遇到的老师改变了我的生活,抑或这些老师在我的生命中也在改变吗?在30秒之前每个人想象自己的生活,想象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老师是谁。学生的变化、学校的改革,都是基于教师的作用最终才能改变课堂、改变孩子。根据研究的结果,我们看到一些教学有效的教师,他们培养研究的技能、思考的技能,激发孩子们对学科的兴趣,鼓励孩子们学习。


整个世界都在告诉我们教师需要有效的教学,但是中国的老师很少鼓励学生去思考,今天有很多华师大的研究生在会场,可以联想你的老师有没有这样引导你,有没有激发你的思考,有没有激发你学习的兴趣和能力。那么谁对老师教学的有效性负责呢?是学校的校长吗?有效能的学校领导者往往需要具备四方面的素养。“首先”,校长要有很高的期望,“其次”他们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提升教师的教学能力和学生的学习能力,这是关于老师的,也是关于学生的。所以并不是关于我们现在时髦的词。“再次”,校长也会给老师提供优质的职业发展通道。“最后”校长要明晰的改进的策略。对于校长来讲也会非常清楚哪些路径能够帮助老师提升教学能力。教师如果跟领导一起合作的话,就会带来有效能的学校,因为有效能的学校需要一个有品质的领导者。有品质、有效能的领导者对学生和老师都有高的期望值,他们自身也需要具备更高的期望值。他们使用形成性的评估方法来评价老师,他们一直在探讨我的老师和学生是否每天都在学习,目标和方向是否清晰。所以我提醒大家对于教育改革的推行实施,第一个目标是必须要有一个大家都能明白的愿景目标。对教育的改革来讲,会有一些负面的影响,改变有时候带来一些负面的信息,可能有政策的原因强迫老师改变。这样的改变有一些时候但不是全部时候都可以取得有效的效果。比如说我的国家南非,他们就会经常出现政府政治色彩不会很浓即很官方的改革测试,经常会借鉴一些不同于本地的教育政策改革。我们把这些教育政策引进到国家政策里面,但发现我们有很好的政策,却没有很好的政策落地实施的条件,包括硬件和软件,导致很多教育资源都被浪费。这些所谓教育的改革甚至会给教育产生很多损害。


教育跟时尚是很相似的,我们现在时尚的变化非常快速,很多时尚流行的元素是一年一个样。比迷你裙、牛仔裤、短裙,不同的元素都在历史上出现过。当我把这些旧衣服要扔掉的时候,我发现这些时尚又重新回到我的视野当中,在我的教学生涯当中,我必须经常服从交错改革的政策,政策的改革比如布鲁姆分层教学、支架式学习、基于人脑的学习、21世纪的技能,等等,这些非常时尚流行的词,充斥在我们教育的话语权里面。但我们并不知道这些词背后是什么意思。这是我发现的时尚词汇,在我们讲到教育理念的时候,这些时尚的词汇重复的出现。


在我们整个教育体制里面,我们要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改革以及我们准备怎么样去实施变革。所以有没有一些关键词能真正改变教育呢?也许。那么这些关健词有没有改变我们教育的生活呢?这些东西往往就像一个时尚的新鲜词汇一样(会反复出现)。中国现在正在进行教育改革,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教育体系,在这些教育改革中什么是最重要的事情?所有教育的体系都有考试体系,无论是中国还是其他的国家,我不想去辩论(应试教育)。一个美国毕业生正在培训中国的老师,他们说我们不能够只是学习西方,完全学习西方不能改变中国的教育,我们希望找到适合中国的体系。改革的代价通常是非常昂贵的、耗时的,会遇到压力和阻力。在中国,我们发现中国有国家课程、地方课程,这样的课程体系非常的完善。


中国教育的体系也被很多的人们所理解,所以如果中国教育体系想做改变,我认为关键点在于老师。当我们推行教育改革的时候,我们要关注真正重要的因素,比如说教师,比如教学和教育课堂的改变。改变应该基于所谓的目标导向。当我们说到有效的教育制度的时候,这种教育改变必须要有清楚的路径。在我看来中国教育存在这样的教育改革路径了,这就是五个简单的部分:比如说我们首先要确定一个目标,给更多的选择,保持简单易推行的品质,改革的要完全基于目标的导向,改革的推行应该有一个清楚的路径。对于研究者和政策制定者来说,请不要忘记教师,因为是教师而不是这些关键的教育改革的热词,能够让这些改变真正的发生。


我的演讲到此结束,谢谢。


发言人简介

上海协和教育集团课程与教师发展中心联合主任



图文来源:华东师大教管系微信公众号



返回原图
/